灵岩秀绝冠江南

苏州地方志| 阅读:67 发表时间:2019-12-24 10:29:26 游记

江南多佳山水,是郊游踏青的好去处。在苏州城西南12.5公里处,有一座高182米的“吴中第一峰”灵岩山,就是值得一往的地方。山虽不高,却多奇石,也颇有气势,据说旧有灵芝石而得名。在远处遥望,此山又颇似巨象回顾,因此又名象山。山体由坚强的花岗岩组成,山麓掘材产石可制砚,故又名砚石山。山下木渎镇,相传是因为春秋时,吴王得越贡神木而筑姑苏台,积材三年,连沟塞渎,由此得名。镇上有一条山塘老街,直达灵岩山下。

早在春秋战国时期,灵岩山就被吴王选中辟为王室苑囿,在山上营造馆娃宫,与西施游乐于此。留下了众多的遗迹,如琴台、吴王井、玩花池、西施洞等。今天的灵岩山寺及寺西废基就是当年馆娃宫遗址,寺西行至山顶最高处是当年西施弹琴的琴台遗址。循着灵岩塔再西上有小斜廊为响屧廊遗址。半山腰落红亭西有一山洞即西施洞,传说曾作为囚禁越王勾践的囚室,民国32年改称为观音洞,山下有香水塘,又名脂粉塘,相传是因吴国宫女常在此洗妆,天长日久水中便有了香味。香水塘南通太湖的水道称为一箭河、箭香泾、采香泾,据说是宫女们由此到香山采香的通道。

在落红亭一带山路右侧为灵岩奇石荟萃处,旧有“十二奇石”、“十八奇石”之称。如石佛、鼠儿石、石髻、袈裟石、石鼓、上山马、下山兔、和合石、牛背石等。石鼋俗称“乌龟望太湖”;醉僧石即石人,俗称“痴汉等老婆”;石鼓有二,一大一小,又称石射堋,在百步阶旁,据说石鼓自鸣即有战事,民国时期江浙战争前就有鼓鸣之兆。灵岩十八景旧传为:馆娃宫、响屧廊、琴台、佛日岩、吴王井、玩花池、灵芝石、披云台、望月台、划船坞、石室、石城、石鼓、石射堋、石鼍、石幢、醉僧石、采香泾。

山麓有韩世忠墓、诗人张永夫墓,东麓有米芾书朱乐圃墓表,山顶有“琴台”、“吴中胜迹”,是明大学士王鏊手笔,均值得瞻仰眷顾。

再来人之墓——诗人张永夫墓

从御道上山的时候,在山脚下可以看见再来人之墓——诗人张永夫的坟墓。

张永夫名锡祚,性好诗,无他嗜。始居横山,从吴江叶燮游学。后移住葑门南园,再徙木渎下沙塘,颜其居曰“啖蔗轩”。家贫,工诗,以课徒卖卜为生,食贫厉节,甚至数日不举火,有时采杞菊为食,而吟诵诗书之声往往从老屋之中传出,晏如也。性耿介,不事交游,与沈德潜同为叶横山(叶燮)高足。何义门太史(何焯)闻其名,同陆元公稹亟访之。有怜悯他的穷困境遇者,欲稍加润泽,助其一臂之力的,先生夷然不屑也。他形似野鹤,又如瞿昙,不戴帽,好着屐,哪怕是妇人小孩见之,也莫不知为张先生而起敬焉。著有《锄芽集》,高淡淳古,不减陶韦(东晋诗人陶渊明与唐朝诗人韦应物的并称)。后来更加百无聊赖,终于穷饿而死,时年五十二。身后无子女,是友人木渎山塘人盛青嵝出资为其营葬灵岩山麓,并立石表墓,陆稹题其碣曰“诗人张永夫之墓”,好事者每携酒酹之。

后青嵝入京师,馆藩邸,并游蜀幕,大约是二十年之后,归居家中。适逢八旬寿宴之际,官绅毕集,忽有东省贵客投刺入,乃一翩翩年少,风度不凡,却无人识其面者,合座惊异。客请少闲与主人谈,谓曰:“先生忘之乎?某前生即君挚友张永夫也。”主人愕然。客微笑曰:“试数彼去世若干年,范式何人为张邵死友。某今已春秋十八,幸入翰苑,梦寐不忘故人。且稔君悬弧令旦,故远来庆祝。不然,何以得知之?”主人犹不信。客曰:“无虑也,吾两人当日诗歌唱和,凡他人所不知者,试各诵数篇,如何?”主人颔之。及背出,果不差一字。主人乃狂喜,于是遍告诸宾,欢饮连觞三日。最后,那少年拿出囊中金百两,答谢主人为其前世营葬而去。自后,亦无人知其身世也。青嵝不久亦殁,此事便成了一个不解之谜。

因为有再来人奇事,人奇事亦奇,故当地人都称“再来坟”, 至今津津乐道。民国七年,里人还将张墓加以重修,现在所见诗人片碣,犹是青嵝手立。墓对香水溪,墓畔遍植寒梅。诗人孤高,一如梅花之冷香也。而沈德潜所选《灵岩三家诗》,即先生与野鸿(黄子云)、青嵝之作也。

吴中第一碑:韩蕲王神道碑

在灵岩山西麓,进山不远,有两条岔路,左手边通往韩世忠墓的墓冢,右手边通往韩世忠墓的墓碑。

韩世忠(1089—1151),字良臣,陕西省绥德县砭上村人,是与岳飞齐名的抗金英雄。生前转战沙场,身经百战,毕生为国尽忠,身上布满刀痕剑伤,临终前双手仅存四指完好无损。他英勇善战,在镇江金山一役,以少数多,以数千宋兵,大破万千金兵;在南京黄天荡一战,差点活捉金兀术,威赫一时。可惜当时奸臣秦桧当权,继岳飞以莫须有的罪名受害后,韩世忠也被革除兵职。赋闲后的韩世忠一度住在苏州沧浪亭,因此,沧浪亭曾叫过韩园。宋绍兴二十一年病逝,十月,葬在灵岩山西麓,时年68岁。

韩世忠墓在灵岩山西南麓,墓地约2亩,封土高出地面3米,是韩世忠和他4位夫人的合葬墓(二夫人便是梁红玉),正中一碣,书“宋韩蕲王墓”。惟年久失修,四周之垣渐见倾圮矣。1956年韩世忠墓即被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。1990年6月8日,墓园修复开放。2008年9月,苏州一位私企老板无偿捐款,修缮韩世忠墓园,工程耗资近600万元。并议定日后由企业派专人无偿维护墓地,使这一南宋遗迹终得以保护。

顺着右边山道进山,不远处就能看见耸立着一块高大墓碑,透过饱经风霜的斑剥印痕,我们还能看到周必大书丹,宋孝宗御笔的“中兴佐命定国元勋之碑”十个尺二大字。这就是人称韩蕲王神道碑。

据史料记载,当年,高宗皇帝敕使徐伸护葬,吴、长洲二县负责承办的,当时有墓无碑。直到乾道四年,也即韩世忠作古l 7年后,宋孝宗才顺应民意,为韩世忠平反昭雪,追封为蕲王,修墓立碑,原建有高楼三成以覆碑。不知何时,覆碑之楼已倾塌不存,惟有巨碑独存山麓。碑高二丈二尺五寸,连龟趺高三丈余。正面题有“中兴佐命定国元勋之碑”,为宋孝宗亲题。分二行,字径一尺二寸。居中有字曰“选德殿书”。碑文为当时端明殿学士赵雄奉敕所撰,直学院侍讲周必大所书,碑文长达一万三千九百字,分八十八行,每行百五十字。所纪事迹,亦可与《宋史》参考。好事者多梯而拓之,全文见《金石萃编》。满清因碑文有诋讥胡族之语,被剜数处。碑额之高,碑文之多,均为天下第一。

1939年5月墓碑被大风吹倒,碎为十余块。灵岩寺僧妙真主持广化善缘,于1946年将碎碑拼起,立为两块。碑座的赑屭,现在还剩两大块,墓碑前面的山坡上一块,墓碑背后的山坡上一块,很是凄凉。

关于这块碑的来历,当地民间流传着一个有趣的传说,由于碑体巨大且碑质又不是附近山上所产,随着岁月的流逝,人们已无法知道其如何运之此地,于是百姓便将此疑问质诸游客,而这一问题无疑是类似于埃及金字塔石块的由来。游客们自然是瞠目不知所云。在吊足了游客的胃口后,乡民会很得意地告诉你一个碑载船的故事,说是当年运碑的是一艘大船,碑石放在船上,船身吃水正好齐舷,加上船夫,载碑之船竟无法行驶,在这当口,有个聪明不亚于曹冲的人想出了别具一格的办法,将碑系在船底,以碑载船,人立在船上撑行,才把此具碑运到了目的地。传说总归是传说,究竟经不起进一步追问,如果有人要打破沙锅问到底,这么重的碑石要系在船底,以什么作绳索,如何系法?凭乡民的学识,他们当然只能摇头。但奇怪的是,这个传说甚合物理学上的阿基米德原理,因为以船载碑,恰到船舷,说明此船的载重只能是碑的重量,已无法增加撑船的船夫了,如果将碑放到船底,水的浮力正可以减轻点碑的重量,这样船夫就可上船撑船了。看来最先想出这一说法的肯定是位聪明绝顶的劳动者,在长期的实践中已经悟出了这个科学道理,只不过没有象阿基米德那样将它上升为理论罢了。

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苏州旅游文化网的立场
苏州旅游文化网属于个人非盈利性网站,旨在传播文化资讯,本站内容源自互联网,并已标明作者和出处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联系网站管理员删除,谢谢!

精选内容

友情连接